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知识付费四大咖:罗振宇、吴晓波、樊登、王凯

发布日期:2021-09-14 20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【法律服务】8·26全国律师咨询日 浦口区开展公,父亲是广东梅县人,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机械系。求学期间,与一位来自浙江绍兴学船舶技术的姑娘相恋。

  由于担心条件艰苦,吴晓波便被留在宁波的大姨家寄养,直到6岁才被父母接到祁县。

  当时这起事件只是小范围处理,可即便如此,吴母还是在大会上做了检讨,接受了批判,幼儿园还贴出了大字报。

  在小学时,吴晓波学习不错,也酷爱阅读,尤其是《三国演义》,他也因此喜欢上了那种“大鼓齐鸣的刚烈文字”。

  这导致吴晓波从小就有一种动辄得咎的感觉,他永远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情况下惹怒父亲。

  即使现在的吴晓波,和人交流时,也还是带有一丝拘谨和不安,这大概就是童年时的烙印。

  吴晓波的父亲虽然已经38岁,但还是考上了浙江大学的研究生。毕业之后,在浙江大学留校任教。

  在杭州,上了初中的吴晓波,在阅读方面也有了新取向,当他第一次看到了金庸文字后激动不已:

  罗振宇的父亲是一名工人,因为家庭出身不好,一路坎坷,不过最终他还是当上了厂长。

  高考之前的人生,就像是在一根漆黑的烟囱里匍匐前进,所有的目标,就是从烟囱里爬出去,而唯一的途径,就是高考。

  “上帝给你扔到一个狗洞里,你就爬吧,远方有一个出口,叫做高考,其他地方全是黑暗,爬出去就当人,爬不出去就做狗。”

  “上帝给你扔到一个狗洞里,你就爬吧,远方有一个出口,叫做高考,其他地方全是黑暗,爬出去就当人,爬不出去就做狗。”

 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思想,来自父母的灌输,罗胖小的时候,他的父亲就指着路边的乞丐,说出多数父母都会说出的话:

  一年级儿童节的那天,学校安排了很多活动,有游乐场,有动物园,有影院......而且要求每项活动都要有学生参加 。

  大概是小罗同学慵懒肥胖的身材,吸引了老师的目光,并产生了必要的联想,她便拿手一指:

  那时的罗振宇,除了看过几本小人书,哪看过什么书啊,老师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。

  然而,事实再次证明群体意识的力量有多强大,从此“爱看书”俨然成为了罗胖的标签。

  “儿童节那天,就这小胖孩一个人选择了图书馆”,在老师和同学的一致口径下,罗胖也开始深陷其中,拿拼命读书来兑现自己的标签。

  不得不说,人生道路初期,总有很多看似不起眼的东西,却在日后发挥了巨大能量。

  正如罗振宇初中时,一位数学老师在他家做客,对罗胖的父亲说:你这孩子应该去当记者。

  这老师说的不假,那个年代,记者是个很吃香的行业,工作清闲,日子却很殷实,不像现在搞不好就挨顿打。

  在选择学校和专业上,他没有太明显的取向,但只要满足一点就行:不能和老爹在一个城市。

  吴晓波真是个爱读书的孩子,据说他是从复旦的图书馆一楼,从第一个书架开始,一本一本地读,最后读到了阁楼上,文史哲的书籍被他几乎翻了个遍。

  1908年,一个春天的早晨,一位白发老人敲开了李普曼的公寓,当时他正在哈佛读二年级。

  老人自我介绍说,“我是哲学教授威廉·詹姆斯,我想我还是顺路来看看,告诉你我是多么欣赏你昨天写的那篇文章。”

  1908年,一个春天的早晨,一位白发老人敲开了李普曼的公寓,当时他正在哈佛读二年级。

  老人自我介绍说,“我是哲学教授威廉·詹姆斯,我想我还是顺路来看看,告诉你我是多么欣赏你昨天写的那篇文章。”

  从此吴晓波决定了自己的终生方向,像李普曼一样,成为一名优秀的新闻评论者。

  大三的时候,吴晓波和梁红、王月华、赵勇四个穷学生,一起成立了“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未来记者南疆考察队”,准备“背着照相机走遍全国” 。

  可四个穷学生后来发现没有钱寸步难行,这时媒体人的潜质提前释放了,他们在报纸上刊登自己的“壮举”,希望得到有心人的赞助。

  最后想必这篇文章写的声情并茂,感人肺腑,很快娄底一位姓廖的厂长决定资助他们。

  他们原以为出手阔绰的廖厂长是个富翁,跑过去一看,才发现这位廖厂长不仅年轻,而且也并不富裕。

  他经营着一个很小的工厂,领着200块钱的月薪,因为这件事,两位副厂觉得这个厂长太不靠谱,一气之下还辞了职。

  四个满怀理想与抱负的学生,深入到长江以南的农村、工厂,甚至到了中越边境。

  吴晓波对这件事儿一直念念不忘,25年后,影响力已经颇大的他,在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名为:《只有廖厂长例外》。

  此时的廖厂长已是中年,早就剪掉了当年摇滚青年式的长卷发,成为了一名成熟的商人。

  提起曾经的往事,他只是淡淡的说到:资助完吴晓波,工厂也就倒闭了......

  吴晓波考察的这一年,王凯上小学三年级了,他迷上了田连元先生的评书。那时候每天下午六点半,别的小朋友在看动画片,凯叔却坐在马扎儿上听评书。这个习惯从小学三年级一直持续到考上大学,几乎一天都没间断过。

  他和几个同学在沪上的第一家肯德基店,排了一个小时的队,花1.2元买了一个冰激凌。

  那是吴晓波第一次吃到冰激凌,所以直到很多年后,他依然觉得,那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冰激凌。

  17岁的罗振宇从安徽芜湖背着行囊来到了武汉,在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读新闻系。

  他和同学们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几十块钱,每到晚上,所有人都在想一个问题:要不要匀出一块钱去买碗面吃?

  接着,罗振宇又读了很多大部头的书,比如说《西方哲学史》《中国哲学史》《西方文学史》《中国文学史》……他甚至在暑假手抄了一遍《史记》。

  这种能力,甚至吸引了来华中科技大学交流的胡智锋老师的注意,他顿时觉得这小胖子是个人才,于是动员他来中国传媒大学读研。

  胡智锋老师是个好人,帮忙帮到家,罗振宇考研时,政治差了两分,还是得到了复试的机会......

  1994年的夏末,21岁的罗振宇又背着行囊一路北上,开启了中国传媒大学的研究生生涯。

  那时太阳还未升起,班车也还没运营。为了省打车的钱,他背着行李走到了7里开外的朝阳门桥。

  看着桥下的车水马龙,一般新生都会产生幻觉,觉得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这个城市的一个牛逼人物。

  “你看着下面的车流,看着旁边大楼隐隐漏出的灯光,一点一点在点亮,特别绝望。

  “你看着下面的车流,看着旁边大楼隐隐漏出的灯光,一点一点在点亮,特别绝望。

  事实上,我一直很喜欢罗胖的这个特点,那就是比较真实,喜欢钱就喜欢钱,不搞那些虚头巴脑的说法。

  话说几年后,许知远在薇娅直播间卖挂历,刚刚开播没多久,薇娅就拿手机给许知远看,说已经卖出了6500份。

  然而当时的情况是,比起民企,其他同事更愿意和政府、国企打交道,没人愿意跑民企。

  1994年,吴晓波开始尝试以小说的笔法描写民企的故事,在《杭州日报》《南风窗》《南方周末》等报纸专栏发表。

  在此之前,吴晓波的妻子邵冰冰就从学校辞了职,出来和朋友开了一家方便面厂。

  直到后来,吴晓波的蓝狮子工作室做起来了,她才放弃自己的事业去帮丈夫打理事务。

  前三年,他写了三本书:《都市背影》、《农民创世纪》、《大智大愚吴先生》。

  1994年,正当杭州的吴晓波给杂志社疯狂投稿时,远在北京的罗振宇也在拼命地写作,这是在给中央电视台写稿子。

  不过那时的于丹还没有登上《百家讲坛》,秘制鸡汤也还没煲好,每天都要去给学生正儿八经地讲课。

  体型丰满,初来乍到的罗老师自然成了首选,于是系主任把罗振宇叫到一边:“这事儿也就你能做......”

  从这件小事,大概也可以看出于丹大师在校内已经是春风得意,正走在成名的康庄大道上。

  而对于罗胖,却是一段极其灰暗的过往,因为实在是太穷了,穷也就算了,自己偏偏还这么胖。

  当天晚上,楼里的一位同事在睡觉时因为耳朵里爬进了蟑螂,发出了凄惨的叫声,时隔多年,这一幕依然让罗振宇不寒而栗。

  更绝望的是,第一张工资条,干干净净,最下面只有一行小字:“合计人民币600元。”

  后来罗振宇还向许知远抱怨,说他作为一个胖子,用这600块钱即使天天吃食堂都吃不饱。

  这点我挺能理解,良叔有一位叫小胖的朋友,曾说过人生三大悲剧交响曲:穷、胖,还能吃......

  那次策划工作大概做了三个月,回到学校宿舍后,发现床位被室友从乡下接来的老婆占了。

  我建议你离开。你也看到了,我老婆现在住在这里,不管你回不回来,她是不会走的。

  我建议你离开。你也看到了,我老婆现在住在这里,不管你回不回来,她是不会走的。

  我还能去帮人写稿子,做策划赚点钱,可我同事呢,那线年,樊登大学毕业了,他大学期间获得过全国名校辩论邀请赛冠军,全国大专辩论会冠军、国际大专辩论赛冠军等荣誉。

  一是,他通过自己的观察和分析,意识到中国的房地产将会迎来大爆发,所以他不仅买下了第一套房,而且决定以后每年买一套。结果这种买房节奏,他们一直保持了很多年,知识就是财富,这话不假吧?

  那时候千岛湖的地还很便宜,140亩的土地,50年的使用期,居然只要50万。

  至于为什么要买岛,他后来解释说,自己迟早要被干掉,干掉以后他还可以回岛上当农民。

  后来吴晓波调侃自己,说1999年前后,马云等十八罗汉筹集了50万,创立了阿里巴巴;马化腾和同学凑了50万,创立了腾讯;而他自己呢,用50万买了一座岛。

  为了写这本书,他连卖房打官司的准备都做好了,写这样的书,当然是要得罪人的。

  因为之前在央视做兼职表现很好,一个剧组的负责人就找到他,说他正准备推出一个新节目,叫《中国房地产报道》,问罗振宇愿不愿意加入。罗振宇当然是愿意的,但他也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条件:他要当主编。

  作为一个临时工,这种要求确实是过分。但对方还是努力帮他争取到了这个机会。

  这本讲述无数商业帝国轰然坍塌,无数成功者瞬间灰飞烟灭的书,6年间重印了28次,被评为“影响中国商业界的20本图书”之一。有一次吃饭,闷头吃饭的父亲突然开口,来了句夏洛特式的问话:

  因为《大败局》的成功,吴晓波成了世界出版巨头贝塔斯曼的签约作家,并和贝塔斯曼合作成立了“蓝狮子工作室”。几年后,贝塔斯曼退出中国业务,吴晓波全面接手蓝狮子。

  樊登加入中央电视台担任主持人,曾主持的节目有《实线演播室》《三星智力快车》《财智时代》等。

  不过这几年写的几本书,比如说《穿越玉米地》、《非常营销》和《被夸大的使命》,都反响平平。

  正是在这段时间,吴晓波起了一个念头,写一本全面介绍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企业发展史。

  这档创办于2000年的栏目此时已经达到了它的巅峰,那时候全球外企的CEO到了北京要干三件事:登长城,吃烤鸭,上《对话》。

  罗振宇把它当成自己最好的学习平台,栏目组拨给他的钱,他全用来请各领域的大咖来开策划会。

  后来他开玩笑,说这是在公然贪污腐败,因为他用公费给自己重新上了一次大学,而且是最顶级的大学。

  这本讲述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书籍,在中国财经写作也算是个巅峰。吴晓波也因此成为了“中国财经写作第一人”。

  之后,吴晓波又写了《跌宕一百年》《浩荡两千年》《历代经济得失》等一系列大开大阖的作品,成为了名利双收的财经作家。

  当央视还在讲究蒙太奇和场面调度,凤凰卫视却只让几个人坐在镜头前,然后大家开始叨逼叨,毫无技术可言。当时罗振宇觉得这对于电视人来说简直是羞耻,但凤凰卫视就这么做出名堂来了。

  但这都不足以让他下定决心离开央视。最后临门踹他一脚的,是他的上司郭振玺。

  直到现在,他也没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把上司给得罪了,也许是某一次开会他睡着了,也许是谁告了他一状。

  不过他一直对这段历史讳莫如深,直到后来郭振玺因贪腐案被查,才坦然说出这段往事。

  当时有很多机构请他去讲课,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每个月能赚到一万块,他把每堂课定价为一万五。

  结果他的课还是很受欢迎,随着名气越来越大,收入也越来越高,后来一年甚至能赚上百万。

  不过他当时最看重的机会,还是第一财经邀请他去担任《中国经营者》的主持人。

  他早就意识到,个人品牌的时代已经来了,他要把自己的胖脸放在镜头前,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躲在后台做策划。

  结果罗振宇又提出了一个条件:每次访谈结束后,他要做一个3分钟的总结和评论。

  后来每次点评的时候,他都会用环环相扣的逻辑,尽量多说几分钟,让剪辑师剪辑的时候无从下手。

  结果,他后来不仅把时间拱到了3分钟,最后还拱到了5分钟。而这5分钟,也成了节目的亮点。

  这段经历为他后来做《罗辑思维》视频节目,打下了基础,他的胖脸终于出现在了屏幕上。

  但很快他就被一场官司折磨得筋疲力尽。吴晓波写了一本《吴敬琏传》,而吴敬琏的助理柳红在此之前出版了一本《当代中国经济学家学术评传——吴敬琏》。

  这一次是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第一财经准备将吴晓波的《激荡三十年》拍成纪录片,罗振宇任总策划,吴晓波任总撰稿。他们列出了100多人的名单,要完成这部长达30集的纪录片,必须集齐这些企业家。

  因为现在的大佬们,早已不是当年的小人物了,想要集齐这100人,怎么可能?

  这个提议看似很扯淡,但得到了一致认可。后来吴晓波回忆说,罗振宇简直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。

  不过这首由韩磊演唱的“未遂情歌”,却在第二年的春晚意外走红,后来罗振宇干脆把它做成了罗辑思维跨年演讲的背景音乐。

  当时担任腾讯公关顾问的罗振宇向马化腾提出了一个建议:找人为腾讯写传记。马化腾问:那谁来写合适?

  这一年,12月21日,罗振宇在这一天上线了自己的脱口秀《罗辑思维》,同时开始每天早晨6:30在罗辑思维公众号上分享60秒语音。

  这一期视频的标题是《末日启示:向死而生》。之所以选择在这一天上线,而且选择这个选题,是因为据说

  这当然是无稽之谈。第二天,太阳照常升起,当时我正在北京出差,当我醒来打开窗户的那一刻,除了天空中布满了霾,世界并没有什么异样。

  而我当时也没有意识到,在我脚下的这个城市,有一个叫罗振宇的胖子很快就会变得家喻户晓。

  当时的罗辑思维,由NTA创新传播公司的创始人申音负责运营,罗振宇负责前台出境。

  离开央视。当天34岁,他说:“从此问心而生,随性而活。决定不容易,但说出来就是春暖花开”。

  2013年7月19日,王凯发布《凯子曰》纳贤公告,正式踏入自媒体脱口秀之列。

  2013年10月,凯叔正式加盟河北卫视大型原创类诗词文化节目《中华好诗词》。这是中国首档中文诗词记忆闯关类节,集知识性和娱乐性于一体,运用闯关、益智、综艺等多种手段,通过寓教于乐的形式,打造的一档文化普及类节目。

  也是这一年,曾经同为央视主持人的樊登,和郭俊杰、田君琦、王永军相遇,四人一拍即合,决定一起做读书平台。随后,他们通过朋友圈迅速裂变,吸纳了大量会员和代理商。由于给代理商的利润丰厚,一年后,全国30个省市都有了他们的代理商。此时,樊登读书会已成为知名品牌。

  吴晓波沉默很久后,对FT中文网的总编辑张力奋说,他决定停掉所有专栏,开始全力做即将上线的《吴晓波频道》。不过当吴晓波把这个深思熟虑的决定告诉罗振宇,罗振宇却变得保守起来。

  2014年的五四青年节这一天,吴晓波在自己的公众号写下了他的第一篇推文《骑在世界的背上》。

  我的胖子朋友在开始做《罗辑思维》的那一阵子,一再怂恿我,“你要做自媒体呀,你要做自媒体呀。”

  我的胖子朋友在开始做《罗辑思维》的那一阵子,一再怂恿我,“你要做自媒体呀,你要做自媒体呀。”

  吴晓波意识到,新的世界露出了它锋利的牙齿,要么被它吞噬,要么骑到它的背上。罗振宇果决地跳上了时代的背脊,吴晓波犹豫了两年,最终也跳了上去。

  罗振宇选在在“世界末日”的那一天跳上了时代之背,而吴晓波却选择在五四青年节这一天一跃而上。

  吴晓波频道上线两个月后,终于迎来了第一篇十万加,标题是《算算你的“屌丝值”》。

  2015年1月,蓝狮子在日本开年会,吴晓波发现大家都在日本抢购电饭煲、马桶盖,于是在回国的飞机上,他写了一篇《去日本买只马桶盖》。

  结果这篇文章不仅成为了百万加的爆文,而且掀起了一场“马桶盖”革命。日本很多超市的马桶盖被卖断货,淘宝上的智能马桶盖成了热门词,连国务院开会都在讨论马桶盖。

  ,罗振宇就发起了一个“史上最无理”的会员招募计划,事先不透露任何会员权益,只放出5000个定价200元的普通会员名额,500个定价1200元的铁杆会员名额。

  粉丝宗教般的狂热,远远超出了罗振宇的预想,他俨然成了很多人眼中的“教父”。

  离开申音一个月后,罗振宇和脱不花、快刀青衣等人,联合成立了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作为罗辑思维的运营主体。

  等到了2015年的10月,罗辑思维拿到了B轮投资,估值高达13.2亿,罗振宇也成为了当之无愧的自媒体第一人。

  当罗辑思维宣布允许会员可以转让,会员价格居然在社群中被炒到了 6 位数。这年的夏天,吴晓波曾揣着办跨年晚会的主意来找罗振宇,希望能寻求合作。

  这一年,“凯叔讲故事APP”上线。 APP设置了儿童内容、亲子课程、优选电商等板块。此外,APP中设立游戏乐园,以趣味游戏的方式,让孩子“玩中乐,乐中学”。

  2018年4月15日,吴晓波频道与腾讯、京东等机构联合推出“新匠人加速计划”,该计划旨在赋能新匠人,致力匠人的养成、发展与相关产业布局。未来,它将加速1000名新匠人、重点扶持100个新国货品牌、打造10个头部匠人IP、构建1个新匠人社群——新匠人学院。

  2019 年“4.23世界读书日”, 樊登读书在上海梅赛德斯·奔驰文化中心首次发起“知识进化论”主题演讲,之后每年的“4.23世界读书日”,樊登都将在这一天进行“知识进化论”主题演讲,回顾每一个“知识年度”的好书知识点。

  2019年7月22日,凯叔讲故事”完成由百度领投,新东方、好未来、坤言资本跟投的C轮融资,融资规模超5000万美元,泰合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。其中,新东方和坤言资本分别是B轮和B+轮的领投方。

  2020年2月,“凯叔讲故事” 又宣布完成了6600万美元C+轮融资,此次融资由挚信资本领投、新加坡投资公司淡马锡和正心谷跟投,泰合资本继续担任独家财务顾问。至此,“凯叔讲故事”在一年不到的时间内累计融资超过了1.2亿美元。

  2020年6月21日,樊登在快手直播间开启直播首秀 “只卖好书”,当晚累计有200余万人在线分钟,“樊登卖书”就进入了快手热搜榜。2个小时的时间里,通过樊登对每一本书籍的倾情推荐,书籍销售数量突破13万册,累计销售码洋近1000万元。

  2020年8月,罗辑思维以70亿元位列《苏州高新区·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》第351位。

  2021年4月23日,樊登读书APP联合快手共同主办的年度超级阅读盛典“知识进化论”。

  樊登用2个小时的时间分享了一整个“知识年”的好书精华。除樊登外,黄圣依、潘晓婷以及徐英瑾等嘉宾也分享了自己的思考和观点。

  生而为人,我们会焦虑知识的匮乏、工作上遇到的瓶颈、想着改善人际关系、渴望感情生活安定、希冀孩子教育成功......所以遇到樊登谈笑风生的时候,我们会情不自禁的沉浸其中,期待从只言片语中找到发泄的出口。

  比如,善于“二次加工”的樊登读书,在各种短视频平台上经常被未经授权地再次“二次加工”。因此樊登读书不得不成立“一个相当大的法务团队,到处投诉”,原因是:手机报码资料